首页  /    文章详情

民俗风情

发布时间:2016-08-29 16:01 发布者:admin 浏览次数:2790


一说到赤水这片神奇的土地,首先联想到的莫过于红军“四渡赤水”的革命故事。谈到世世代代居住在此地的居民,在他们身上难掩一种“傲气”。


竹子“情结” >>


“葫市镇是赤水楠竹的主产区,也是赤水楠竹的起源地。清朝乾隆年间,一个定居赤水的福建人黎理泰,带上3个弟弟,从福建挖了4株楠竹苗,代表兄弟4人异地安家,费尽周折,历时3月,才把竹苗背上赤水葫市镇的后槽栽种,后来成活3株。在赤水得天独厚的气候与土质条件下,经数百年自然繁衍和人工扩种,形成了连绵不绝的楠竹林海。黎理泰被称为赤水楠竹始祖。”因此,这里的人们身上无不透露出一种“竹子气节”——刚正不阿,挺拔不折,岁寒不凋的坚毅品格。而红色的革命气息也时刻熏陶着他们的内心。


关于节日习俗 >>


About端午节


传统的吃粽子、赛龙舟、悬陈艾(即艾草)菖蒲、带香包、饮雄黄酒、躲午、驱五毒等习俗均同于各地,但在其形式上有所扬弃与创新。在端阳节的传统习俗中有”躲午”之俗,因为古人认为五月是恶月,初五日又是五月之首个五,便视其为不吉利之日,每年一到这日,父母多要将未满周岁的孩子带到外婆家躲藏,以避不吉。此俗在赤水地区则演变为“游百病”,一般在端阳节吃过蒸笼鲊后,人们收拾完家务,便带孩子或相邀左邻右舍—道来到户外,或出城到河边看划龙船,或出城到山林原野走走,顺便采摘一些民间常用于清热、败火的草药(如:苦蒿、夏枯草、金银花、鸡屎藤、花椒枝叶、芦苇叶、火活麻等)带回家。此俗也是人们根据赤水地区夏季潮湿高温的特点,将在江苏淮安  一带流行的“沐香汤”改进而来,它把仅用陈艾、菖蒲作为熬汤沐浴的材料,改为多种民间清热、败火的草药为原料,使之成为“沐草药汤”,同时,也使其不再仅仅为祛邪避灾,而成为强健四肢、清洁肌肤之需。以便为即将来临的盛夏作好身心准备。




About中秋节



在赤水,中秋节除吃月饼外,早上要打糍粑,晚上还有“耍香宝”活动。吃糍粑、耍香宝的习俗,不知起于何时,也不知是赤水地区民间固有,还是外地传入。赤水地区最早一部地方志《仁怀厅志·风俗》也未载此俗,黔北地区由清代大儒郑珍编纂的一代名志——《遵义府志》的“风俗志”只记:“八月十五日,少年或摘瓜送艰嗣者;饮燕,以为娱乐。”也没有吃糍杷、耍香宝之俗。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遵义地区各县市编纂的新方志“风俗”中,除《赤水县志》有六七十字记有此俗外,其他十多部志书均无记载,因此,可以说吃糍杷、耍香宝之俗在黔北地区仅存于赤水一地。

“耍香宝”必须先置办好“香宝”。“香”即为名家或庙上祭祖敬神的线香,当时,每家平日都备有;“宝”即为老木柑,也就是今天人们所说的柚子,因其为圆形球状物,故称之为“宝”。那时赤水地区所产的老木柑,因品种较差,其味多为又酸又涩又麻,一般人家不甚喜欢,但对于孩子们来说,则是难得的佳果,因它多在中秋节前成熟,将其作“香宝”,既可作为中秋之夜的玩具,耍过以后还可以吃,是一难得之佳品。
“耍香宝”要在晚上进行,当中秋日的白昼过去,夜幕开始降临,早早吃过饭的孩子们就开始忙着用烛将“香宝”上的香点燃,然后带着自己的“香宝”来到院坝或街上。
院坝或街上开始被点着香的“香宝”装饰得好似星星的海洋,香味也随着晚风飘荡开来。那一个个“香宝”就像一个个布满星星的圆球,它随着孩子们轻轻的晃劝,形成一道道飞舞的金色光带,也随孩子们不停旋转竹竿,金色光带又慢慢聚成一个金色的火球,在浩月尚未升起的夜色中显得十分好看,好像把孩子们带进了神秘的神话世界,特别是那穿在绳上的“香宝”,在那些年龄稍大的孩子手里翻滚,忽上忽下,忽左忽右,宛若杂技中的“飞火流星”,形成一个个金色的大环在夜空中飞舞,十分壮观。



About中元节



在赤水地区人们习惯把“中元节”称之为“七月半”,并将其他地区汉民族将日期定在七月十三日至十五日,改为从七月初一到十五日,整整半月之久,其实是人们对“七月半”的曲解而止。时间一久,“七月半”在成为人们对“中元节”的代称外,也延续着“中元节”长达半月的习惯。同时,人们又因称“中元节”为“鬼节”,将其引申为“鬼过年”,是上天对死去的人的一种公允作法,人们认为,既然阳世的人要过新年,那么阴间的人也要过年,“七月半”就是上天让所有阴间的亡灵回阳世探亲的节日。正基于此种认识,人们还认为阴间的亡灵,并非个个有家室妻小,他们平日不能享受家人供奉,“七月半”到阳世来,就只能行无所定,东走西窜,因而演绎出“七月半,鬼乱窜”的俗语。一般到农历七月初一起,人们就要告诫小孩晚上不要外出玩耍,以免撞鬼中邪。

由于“中元节”是汉民族祭礼祖先的传统节日,因此,赤水各地的人们都十分重视,加上人们把节日时间更改为十五天,从农历七月初一起,人们就开始根据自己的时间,安排日期祭祀祖先,在选定好日子后,就在家中置办家筵,或肉或豆花及水酒,家境再紧张的人也要备办,并同时置办赙子,以备晚上焚化。家筵办好,由当家人呼唤祖宗名讳,请其就餐,俗称“叫饭”,晚辈要面桌叩头,同时焚香烛化散纸钱。晚上,人们便把日间置办好的冥财信、赙拿到赤水河边焚化,家离河边较远的人家或到野外,或觅一平整干净之地焚化,次日再将赙子灰用纸包好掷入河内。因此从七月初一至至七月十四日,每晚都有人焚化赙子,赤水河边滩地上,三五堆,星星点点倒映河面。同时,为了表示对孤魂野鬼的怜悯,也是为祈求其不要作祟家人,人们还要烧一部分散纸钱和泼水饭,以赈济那些无处可往的孤魂野鬼。但十五日这天,人们就不再祭祀和焚化赙子,相传这一天“鬼门”在子时前要关闭,祖先之灵要忙于返回阴间,无暇来赴家筵与领纸钱。

返回顶部